腾讯分分彩在线计划app|下载官方腾讯分分彩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正文

文章正文XINGTAO.CN

被人嫌棄的張譯的前半生:努力的人,運氣不會太差

發布日期:2019-10-25 點擊量:231次 作者:宅少 來源:宅總有理(zmrben115)     “命運總是不如人愿。但往往是在無數的痛苦中,在重重的矛盾和艱辛中,才使人成熟起來。” ——作家?路遙 「逝于1992年11月17日」 出自小說:《平凡的世界》 
    熱熱鬧鬧的國慶檔,讓觀眾過了把電影癮。由于演員陣容強大,我們甚至能在不同影片里看到同一個演員,比如吳京、歐豪,還有張譯。
    從《我和我的祖國》中的科研工作者,到《攀登者》中的登山隊成員,張譯的演技引起了很多人注意。 張譯被嫌棄的人生是從哪天開始的,具體日期難以考證。第一個嫌棄他的人,應該是他初戀女友的爸。高三那年,他和廣播站的學妹戀愛。被家長抓住后,張譯被迫寫了封絕交信。信送到學妹家,被學妹她爸發現了。 
    聽說當爹的要打死學妹,張譯趕忙騎車去學妹家救人。不料學妹他爸身居高位,教訓人是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一通盤問下來,得知張譯的人生理想是進央視當播音員,老人家滿眼不屑地說:“就你這樣的,還考播音員?” 那一刻,張譯一定對那不屑的眼神充滿了不屑。 
    就在前一年,他通過了廣院播音系的專業考試。由于無法參加高考,不得不繼續讀高三。當時他還去另一所學校找了個叫薛佳凝的藝考生,問她:“為什么同樣讀高二,你卻可以考文化課?”薛佳凝說:“因為我戶口是上海的 這一年高考,張譯勝券在握。學妹她爸說他考不上,他就當個笑話聽。 保守估算一下,當時張譯已為此奮斗了十年。 1978年,他出生在哈爾濱。父母都是老師,為了培養他成才,他爸又教他滑冰,又逼他彈琴。張譯都不感興趣,唯獨對播音情有獨鐘。每天早上守在收音機前聽廣播,并將為全國同胞播新聞視為世上最神圣的職業。 憑借出色的天賦,他自學了一口深情播音腔。初二那年,一個代課老師聽完他朗誦課文,告訴他應該考廣院。那時他還叫張毅,從此對命運深信不疑,除了成為一名國家級播音員再找不到第二理想。 不光他深信不疑,同桌也說:“你一定能考上!你就是未來的羅京,不,羅毅! 多少年來,他走在學校里,師生們都說:“此人將來是要進央視的。” 萬萬沒想到,在被所有人看好、專業和文化課都取得了不錯成績的情況下,張譯落榜了。同年一位少數民族同學加分,把他給擠了下來。他爸急得千里迢迢去廣院找老師,老師感嘆了一下,寫了封信鼓勵張譯來年再考。
    張譯一開始裝作沒事,等父母出去散步,獨自在家哭了五分鐘。爸媽給他做思想工作,讓他再試一次,張譯擺擺手說: “不考了,考惡心了。” 不久,居委會大媽送來了一張“待業青年證”。揣著證書,張譯倍感人生無常,整日無所事事。最終在父親的勸說下,一百個不情愿地考入哈爾濱話劇團 在他看來,播音才是正道,表演簡直無聊。
    直到看了話劇《一人頭上一方天》和《地質師》,他才找到新理想。被兩出話劇感動到流淚滿面的他開始認真琢磨表演,沒事兒就往劇院跑,趁人家不注意把老劇本偷回宿舍看,一天天如饑似渴地喂養自己。 
    一年下來,表演算是入了門。這時有人告訴他,你要真想學話劇,得去北京。 1997年春,張譯瞞著單位偷跑到北京,住在哈爾濱空調機廠駐京辦事處招待所里。他跑去考解放軍藝術學院,體檢時被判為營養不良。又跑去考中戲,將讀完2000個劇本后提煉的心得大談特談。
     中戲老師很負責任地給他意見:“你為什么不去考戲文系和導演系?” 那時張譯年輕氣盛,覺得你瞧不上我,也沒必要侮辱我。隨后花錢買了輛二手自行車,特意騎車去廣院溜了一圈。 
    那天風很大,把張譯吹感冒了,卻吹不走他留戀的心。從初春到盛夏,他遍訪名勝古跡,兜里沒錢了。幸好這時一個朋友說,你可以去考戰友文工團。 
    考完試,張譯窩在招待所等消息,三天就吃了一包方便面。餓到發懵時,招待所大媽煮了碗餃子,讓他幫忙嘗嘗咸淡。 張譯抱著餃子難過地想:北京這么大,就容不下一個我嗎? 回到哈爾濱,劇團又要收學費。張譯怕戰友那邊錄取他,學費就白交了。當時家里欠了幾萬塊,他只好天天躲著班長走。好幾次張譯被堵在路上,臉上實在無光。無奈之下,他給戰友打電話,人家說:“還有兩個自費名額,你愿意來就來吧。” 還補充了一句:“你主要是聲音不錯,其他都差點意思。” 就這么著,好不容易找到新理想的張譯,在接連被軍藝、中戲拒收后,自費進入戰友文工團,成了一名文藝兵。一年4500的學費,沒有津貼,各種生活置辦也得自己掏錢。 剛進部隊時,碰巧國慶閱兵,上頭把新兵的事忘了。三個月的軍訓卻訓了四個多月。每次洗澡,老兵占滿坑位,等新兵進去,滿澡堂都是泥巴粉。剛要上肥皂洗,集合哨聲響起,又得負重20公斤急行軍。 
    這一切鍛煉了張譯的意志。與此同時,想當演員的他身上最大的劣勢也在部隊中顯現出來。 一言以蔽之,就是三個字:長得丑。 
    當時班里選了三個最丑的男同學,張譯名列其中。排在他前面、被公認為最丑的那個,就是后來《武林外傳》里演燕小六的肖劍,被高度概括性地稱為“對眼兒丑矮子”。 
    當時張譯開玩笑說,肖劍你可以昂首挺胸地走到床底下去。 后來他才知道,自己還不如長得像肖劍那么丑。丑成那樣,演個角色反而容易被人記住,但丑得像自己這樣沒什么特點,等于白丑了。
    由于長得丑,張譯再一次被女友的家長給嫌棄了。當時部隊不許戀愛,張譯和女友地下行動被女友的母親發現。母親是一位戲曲演員,她倒是沒有阻止女兒尋找幸福,只是得知張譯理想是演戲后說:“這孩子不適合做演員。他的臉像被人一屁股坐過,只適合當大隊會計。” 怎么就那么倒霉,第一個嫌棄他的老父親說他考不上,還就真沒考上。這位評價他顏值的老母親,又預言了接下來坎坷的人生。 只是當時張譯求知若渴,完全沒意識到站上舞臺后會遭遇怎樣的厄運。 
    當初在哈爾濱,愛琢磨的張譯經常在編排作品時加戲,受到表揚。到了文工團,小聰明不好使了。老師的評價是:基本功不扎實。 好在張譯謙虛、勤奮,天天給自己補課。為了證明惡補成果,還絞盡腦汁寫了本子,拉上肖劍表演時,特意給小品錄了音效。 結果老師看完說: “音效很好,小品結構一般,兩人表演很差。” 第一次登臺,張譯就遭到了現實的重擊。1500人的場子里,他和搭檔演雙簧《說三國》。之前每次排練,在場者都笑得收不住。 結果正式登臺,觀眾嗑瓜子的磕瓜子,聊閑篇兒的聊閑篇,把臺上的人當空氣。張譯賣了老大力氣,一個包袱都沒響。肖劍幸災樂禍地上去:“您這是胸麥忘開了吧?” 從女友的媽到表演老師再到戰友們,都勸張譯別死磕表演,實在喜歡話劇,就去寫劇本吧。這話聽起來,跟中戲的面試老師一個意思。
    上了幾次臺,張譯才知道自己心魔有多重。 小時候,當音樂教師的父親老逼著他上臺給人表演,張譯不喜歡,一上去就緊張,搞得心里產生陰影,吃飯睡覺都不踏實;到了文工團,時不時下部隊演出,張譯每次上臺前就覺得胸口堵了一口氣,喘半天喘不上來,沒有幾次是能把自己演開心、演興奮的。 久而久之,團里給他安排的機會越來越少了。他寫字快,團里干脆讓他負責寫公文報告。每次下部隊演出,必須在15分鐘內幫主持人寫出宣傳稿。由于表演效果不好,負責排節目的人,都希望張譯能躲遠一點,少幫倒忙。
    后來團里拍電視劇,戰友們都是主要演員。唯獨他一人,只撈到兩三句臺詞。 領導們都搖頭:“這班里16個人,就他一個不會演戲。” 張譯不甘心啊,逮著機會就想給自己“平反”。1999年,團里排話劇《突圍》,分配給他一個連臺詞都沒有的小角色。排了幾次,張譯天天站木樁,點點頭,嘆嘆氣,等著光暗下臺,毫無存在感。 為了讓觀眾記住自己,再一次彩排,他拿紗布把胳膊吊起來。
     一演完,導演說:“你不要這樣。” 第二天,紗布倒是沒了。張譯又拄著拐棍,一瘸一拐地上臺,又被導演阻止。等到第三天,他掛了紗布,拄著拐棍,在一場按手印的戲里,沖一個質疑的村民狠踢一腳。看到這一幕,觀眾大笑。張譯還很得意。結果一完場,導演沖上來就是一頓臭罵:“你知不知道你是拿瘸腿踢的人家!” 看張譯這么想上臺,表演課老師也不忍。2000年,全國曹禺杯小品比賽,老師特意寫了個本子,為他安排了一個專屬角色。結果小品得了編劇獎、導演獎和三個演員獎,只有一個演員沒得獎,這個倒霉蛋就是張譯。 當時各評委看完小品后的統一認識是:“這個演員的表演,太不討喜。” 各方面的否定,慢慢消磨了張譯的斗志。2001年前后,他害怕自己吃不上演戲這碗飯,真的轉去寫劇本。槍手、編劇都干過,也沒干出個所以然來。最苦的時候,他每天只能吃6塊錢的拌飯,分成兩頓吃,深夜寫劇寫到淚流滿面。辛辛苦苦寫出18集,快收尾的時候,投資方撤了。
    4個月下來,張譯一分錢都沒有拿到。為了賺點生活費,就抽空外出“跑組”,四處去撈一些龍套角色。舒暢賓館、運鴻賓館、北影洗印廠招待所,都是他常去的地方。 
    幾年下來,參演的劇目沒有,跑組的經驗倒是很厚。每次一看劇名,張譯就能瞧出該戲能否順利開機。為一個心儀的角色,他經常懇求對方留張照片,對方告訴他: “你長得這么沒特點,我還是不留了。” 2003年,部隊裁軍,排完最后一場話劇即將離開的老導演喝高了說: “譯啊!這撥孩子里我最愛你,你將來可怎么辦啊!你演戲就是個死啊!” 沒多久,領導讓張譯專職做文書。張譯打電話給父親訴苦。結果他收到了父親寄來的兩本書:《公文寫作大全》和《公文寫作技巧》。
    從話劇導演到劇團領導,從挑龍套的副導到投資方,每個人都對張譯的演技感到不信任,沒有人愿意給他哪怕一次機會。誰也不看好他,不相信這個丑得毫無特點的演員,能在任何一部劇里扮演一個重要角色。 就在快要絕望時,一個叫康洪雷的人出現了。 
    一次偶然的機會,張譯跑組的照片落在康洪雷手上。康準備拍《民工》,就讓張譯來試角色。角色都試好了,團里忽然拍《紅領章》,請來的導演之前見張譯跑過龍套,強烈要求他做男三號。為了團里的工作,張譯辭掉了《民工》,回去后很多戰友都說:“這下你小子抄上了。” 萬萬沒想到,開拍前,導演被開除了。 團里開大會,領導說:“我們看上的演員她不用,不會演戲的,她倒用了。真是王八瞅綠豆,對眼兒了。” 所有人都看向張譯,看得他抬不起頭來。 絕望之中,張譯悄悄溜出宿舍,在一場暴雨里狂奔,一邊奔跑一邊自己和自己演戲。一會兒演公主,一會兒演自己。先演被公主拋棄的可憐相,又演公主回心轉意渴求復合。而面對公主的可憐人,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帶著這份心情,張譯給康洪雷打電話,問還能不能演《民工》。康依然歡迎他。張譯立馬向團里請假,團長和政委都充滿懷疑,生怕這是張譯自己臆想出來的 從藝8年,張譯終于遇到了一個不嫌棄自己的導演。 
    參演《民工》時,康洪雷告訴他,你好好干,肯定能出來。張譯進入狀態慢,康就特意備了超出正常演員3倍的磁帶,給他時間慢慢演,并提醒全劇組的人配合。十幾分鐘的戲,張譯一拍就是一下午。 每次拍完,康就會走上去抱抱他。 細小的溫暖,讓張譯分外感動。離開劇組前,他抱著康洪雷哭了一鼻子。不是不舍,而是他知道,回劇團后,自己又得跑龍套。 可事實證明,給了機會,張譯也能有突出表現。之后,他去《喬家大院》演小結巴。 男主陳建斌跑到導演胡玫那里打抱不平:“看過《民工》嗎?你怎么讓他演這種角色?” 胡玫感到抱歉。同時,也提醒了一下張譯:“一個男演員,要是過了28歲還沒出來,那就得洗洗睡了。你必須抓住機會。” 就為這句話,張譯一定要演《士兵突擊》 《士兵突擊》改編自戰友的話劇《愛爾納?突擊》。每次演話劇,張譯身兼數職,又當群演,又做場記,還負責畫外音。最有希望的角色,是扮演“袁朗B”。所謂B角,就是備胎。 話劇演了三年,張譯只以群演身份演過一個警察,臺詞就一句“5498,時間到了”。為了能在臺上多露一秒鐘的臉,張譯把它改成了兩句:“5498,時間到了。時間到了,5498!” 得知康洪雷要把它拍成電視劇,張譯鄭重其事地寫了封自薦信。康告訴他,史班長的角色,早就為他定下了。隨后,張譯給團里打電話。一心想留他寫小品的政委說:“想拍戲可以,除非轉業。” 張譯心下已決,說:“行,那我就轉業!” 春節時,他穿了身軍裝回家,告訴母親:“這是您最后一次見我穿軍裝了。” 對一個沒什么名氣和代表作的小演員來說,這是非常冒險的選擇。如果《士兵突擊》沒火,或者短短幾年內無法演出什么令觀眾印象深的角色,那就真要像胡玫說的一樣,回家洗洗睡了。好在這部戲,張譯跟了好幾年,故事早就融入到他的血液里了。
    一切細節,他都完成得十分出色。 之前所有的堅持、努力,受到的各種挫敗,都促成了他在這部劇里的演技爆發。 就在拍攝史班長去天安門的鏡頭時,團里告訴他,轉業批下來了。想著十年軍旅生涯就此結束,張譯躲在戲中,痛哭流涕。 萬幸啊,一開始連各地方臺都不想買的《士兵突擊》,突然成了爆款,直接播到了央視。一部電視劇,一下子捧出一大票紅人。張譯演的“史班長”也被觀眾記住,總算沒白冒險。但要說一夜之間改變了張譯的演藝生涯,也談不上。戲拍完后,張譯抱著簡歷去北京人藝和國家話劇院找工作。 
    和之前的遭遇一樣,人家還是看不上他。 最后,他只能服從分配,去了石景山區的一所學院。領導把他帶到一間地下室,讓他分拆學生檔案,一個一個蓋章,再放進去封好。看著堆積如山的檔案袋,張譯整個人都是木的。干了沒多久,他就逃離了那所學校。 在北漂的日子里,張譯的未來仍舊不容樂觀。有個劇從籌備到定妝再到體驗生活,他都參與了。幾個月耗進去,后來卻沒了下文。 被人嫌棄的處境,直到《我的團長我的團》和《北京愛情故事》上演,才算發生轉機。通常來說,一部戲一個主角也就七八百場,但由于《團長》從“孟煩了”的視角出發,1500場戲,張譯演了1450場。 《愛情》是陳思成事業轉向他去幫忙,劇本沒看就接了,結果演了個為利益出賣愛情的鳳凰男 由于不討喜,還有觀眾跑到微博下面罵他,就跟當初拍完《士兵》后有觀眾在街上追著他合照一個效果。但愛也好、恨也罷,都證明人物塑造得足夠豐滿,有說服力。 往昔付出的一切,終于在這時候開花結果。 再也沒有人說他“演戲就是個死”了。 不但沒死,張譯還成了“名導收割機”。 《親愛的》開機發布會前,陳可辛讓他去。張譯納悶兒,讓我去站臺嗎?到了后臺,黃渤、趙薇也問,你來干嘛?事后才知道,陳導要讓他演一個丟了孩子的暴發戶。張譯對土豪有偏見,陳可辛告訴他:“我就是想找個不像大款的人來演大款的角色。” 電影上映后,他拿了金雞最佳男配。
    不久后,賈樟柯約他聊《山河故人》,又是演一個沒文化的煤老板,張譯不是很樂意。結果賈樟柯請他喝酒,教他說山西話。張譯學了幾句,覺得有意思。趁著酒醉,賈樟柯拉他入坑:“說得有味道。這個角色要說徹底的山西話,你演得了嗎?” 張譯醉醺醺地說:“不就是山西話嘛,我可以練啊。” 為了塑造角色,張譯還是愛琢磨,愛加戲。 當初他和廖凡聊天,問老廖:“你有沒有一拍戲就像打了雞血一樣,渾身亢奮?我現在一看到鏡頭就想沖上去,不愿意收工。” 沒想到老廖說:“過去有,現在沒了。” 張譯就發脾氣:“你怎么可以這樣!我們應該一生熱愛它,我們應該永葆激情啊!” 廖凡聽了,讓他滾蛋。 
    黃渤分析說,長得丑的人,都這么演戲,長得好看的演員,天生有優勢,拿臉就能把人物的好感度建立起來,像我倆這種,習慣了在人物身上投入更多力氣。 被嫌棄了那么多年,力氣早投入到了。 《我和我的祖國》與《攀登者》中,張譯能在眾多明星中獲得關注,恰好證明了這份力氣。
腾讯分分彩在线计划app AV女优韩国 深圳君悦酒店小姐 日本女优写着 澳洲幸运5开奖体育彩查询 竞猜足球比分直播500 电视股票推荐 26选5开奖结果查 球探篮球网即时比分 互联网理财平台排行榜 11选5遗漏数据查 打麻将十句必胜口诀 期货配资是违法还是违规 澳洲幸运5直播 上原亚衣种子 网球比分直播捷报 成都小姐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