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在线计划app|下载官方腾讯分分彩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正文

文章正文XINGTAO.CN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節選

發布日期:2020-01-09 點擊量:119次 作者:珍妮特.溫特森 來源:《橘子不是惟一的水果》
頒獎日快到了,我從艾爾西那兒取回繡布,帶進縫紉課堂。我始終認為這是所有作業中的杰作;白底黑字,下端寫意地刻畫出下地獄的靈魂,那驚恐萬狀的神色仿佛出自藝術家的手筆。艾爾西親自裝裱,看起來格外專業。 佛圖太太站在講臺上,收集同學們的繡布…… “艾琳,好的。” “維拉,好的。” “雪莉,好的。”(雪莉是個女童子軍。) “這是我的,佛圖太太。”我說著,把作業放在書桌上。 “好的。”她嘴上這么說,言下之意卻是:不好。 “如果你希望參賽,我會收進候選名單的,但說實話,我認為這不是評委們期望看到的那一類作品。” “您是什么意思,”我追問道,“這幅作品包羅萬象,冒險、悲愴、神秘……” 她打斷了我。
“我的意思是,你用的顏色很有限,沒有發揮各種色彩的潛力;你看雪莉做的鄉村風光吧,注意看豐富多彩的用色。” “她用了四種顏色,我用了三種。” 佛圖太太皺起了眉頭。 “再說了,也沒有人用黑色。” 佛圖太太坐下了。 “而且我使用了神話題材的對立法。”我力挺自己,手指著驚恐萬狀的下地獄的靈魂。 佛圖太太雙手托著腦袋。 “你在說什么呀?如果你說的是下角那團污糟糟的……” 我火了;幸運的是,我讀過喬舒亞·雷諾茲爵士如何侮辱透納的故事。 “您說不出那是什么,并不代表那就什么都不是。” 我拿起雪莉的鄉村風光繡布。 “這一點兒也不像綿羊,就是白乎乎的一團。” “回你的座位去,珍妮特。” “可是……” “回到你的座位上去!” 我能怎么辦?我的縫紉課老師因眼界有限而受到蒙蔽。她完全根據自己的預期和環境來分辨事物。如果你在一個特定的地點,就會期待目睹特定的事物。綿羊和山丘,大海和魚;如果超市里有一頭大象,她要么根本看不到,要么就叫一聲“瓊斯太太”,然后和它談起炸魚薯餅。但面對她們無法理解的事物時,她很可能和大多數人的反應一樣。 
驚慌。
 問題不在于事物本身,也不在于我們發現該事物時的環境,這兩個要素交疊才構成問題;尋常的地方出現了不尋常的事物(我們最喜歡的伯母在我們最喜歡的棋牌室里),或是司空見慣的東西出現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我們最喜歡的撥火棍在我們最喜歡的伯母體內[插圖])。我知道,自己的繡布在艾爾西·諾里斯的客廳里絕對相得益彰,但在佛圖太太的縫紉課上卻絕對是大錯特錯。佛圖太太要么得有足夠的想象力,結合整個背景去贊揚我的作品;要么就得有足夠的遠見,意識到將有一場關于事物是否既有絕對價值又有相對價值的大辯論;若是這樣,她會允許我質疑的。 實際上,她很生氣,并且責怪我讓她頭痛。這一點和喬舒亞·雷諾茲爵士如出一轍,他也抱怨透納老讓他頭痛。 反正,我的繡布沒有贏得任何獎項,我失望極了。學期最后一天,我把它帶回艾爾西家,問她是否還想收下它。 她一把搶過去,不容分辯地將它掛到了墻上。 “上下顛倒了,艾爾西。”我指出這個錯誤。 她到處摸索眼鏡,盯著它看。 “是倒了,但對上帝來說都一樣。  不過我還是要把它放正,方便那些看不明白的人。” 她小心翼翼地把繡布放正了。 “我以為你大概已經不喜歡它了。” “小異教徒——上帝本人也曾被這樣嘲弄過,別指望沒洗過的人會懂得欣賞。” (艾爾西總把沒有皈依的人稱作“沒洗過的人”。) “唔,有時候那樣也挺好的。”我斗膽說了一句,流露出一絲相對主義的傾向。 這可把艾爾西惹惱了。她是個絕對主義者,沒時間搭理那些沒看到牛就以為牛不存在的人。事物一旦被創造,就永遠存在。它的價值既不會貶也不會揚。 她說,感知力是騙子;圣保羅不是說過,我們都透過一塊黑色鏡片來看世界嗎?華茲華斯不也說過,人匆匆瞥幾眼便以為見到了全部?“這塊水果蛋糕”——她邊吃邊揚了揚手里的蛋糕——“不需要我吃它來證明它是可以吃的。不管有沒有我,它都存在。” 這個例子不太漂亮,但我明白她的意思。那就是說,創造是根本,欣賞不過是增補。一旦被創造出來,創造物就和創造者分離了,不需要任何輔助就已完整存在。 “再吃點蛋糕。”她歡快地招呼我吃,可我沒吃,因為就算艾爾西的哲學觀有誤,她關于蛋糕不需要我們就已存在的說法卻是絕對正確的。也許,整個小鎮也如此存在,價值觀和風言風語都自成一體。 那些年里,我竭盡全力想贏個獎;有些人則希望改善這個世界,同時依然蔑視它。但我從沒成功過;肯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公式或者秘密,被那些去公立學校或女童子軍教習營的人掌握了。他們得以一生順風順水,從微不足道的種風信子比賽開始,然后是競選班組長,最后成了劍橋或牛津大學的校隊運動員。 我的風信子是粉色的。兩朵花。我給它們起的名字是“天使報喜”(你必須有個主題思想)。這是因為花朵蜷縮著湊在一起,讓我想起天使拜訪后的瑪利亞和伊麗莎白。我覺得挺傳神的,巧妙結合了園藝和神學。我在花盆底端寫了一小段說明文字,還附上了圣經原文的章節數,以便有心人查閱,但這盆花沒得獎。得獎的是一盆張牙舞爪的風信子,名叫“白雪姐妹”。于是,我捧著“天使報喜”回家,拿去喂我家養的兔子。之后我心里有些不安,唯恐這是異端之舉,結果兔子病了。后來,我又想贏得復活節彩蛋繪畫比賽。每次牽涉到圣經題材,我都贏不了,似乎該試試新路數了。但也不能用前拉斐爾派的元素,因為珍·莫里斯[插圖]太瘦了,不太適合由一只蛋來演繹。 柯勒律治和“來自波拉克的人”[插圖]怎么樣? 柯勒律治挺胖的,但我覺得人物和場景缺乏戲劇化的吸引力。 “那還用說,”艾爾西說,“選瓦格納唄。” 我們便開始剪紙板箱,搭布景,艾爾西負責背景,我來做半只蛋殼里聳起的巖石。為了精益求精,我們通宵達旦地制作人物場景。我們挑出了最激動人心的那一幕——“布倫希爾德與父親對峙”[插圖]。我做布倫希爾德,艾爾西做奧丁大神。布倫希爾德的面具式頭盔是用頂針箍做的,還加了幾根從艾爾西的枕頭里抽出來的羽毛。 “她需要一支長矛,”艾爾西說,“我會給你一根雞尾酒調酒棒,不過你不要告訴別人我有這個東西。” 最后,我剪下一縷自己的頭發,做成布倫希爾德的頭發。大功告成。 奧丁大神堪稱杰作,棕色蛋殼的雙黃蛋,手舉樂之餅干盒做的盾牌,頭戴護眼罩。我們還用火柴盒給他做了一輛雙輪戰車,不過太小了。 “戲劇化的亮點。”艾爾西說道。 第二天,我把它帶去學校,放在別人的彩蛋旁;一看就知道,它無與倫比。然而,如此杰作竟然又沒有得獎,可以想象我有多沮喪。我不是個自私的小孩,懂得天才的稟性,也會對他人的天賦心悅誠服,可面對得獎的那三只埋在棉花里的雞蛋——美其名曰“復活節兔子”,我真的做不到。 “太不公平了!”那天晚上,我在姊妹聚會上對艾爾西說。 “你會習慣的。” “不管怎樣,”懷特太太插了一   嘴,她聽說了這件事,“他們都不圣潔。”
腾讯分分彩在线计划app 日本av女优谁漂亮 方道配资 澳洲幸运5 江苏时时彩 攀枝花股票融资公司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推荐九梦财富 第一配资网 美国股市行情 安徽时时彩 老快3 微信股票分析群 多乐彩 芝麻策略 犀牛配资 熊猫配资 顶呱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