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在线计划app|下载官方腾讯分分彩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正文

文章正文XINGTAO.CN

陳秉煌與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中國電信集團工會廈門市委員會股權轉讓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發布日期:2020-01-15 點擊量:116次 來源:www.pkulaw.cn
廈門市同安區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7)閩0212民初2627號
 原告:陳秉煌,男,漢族,****年**月**日出生,住廈門市思明區。 委托代理人:蘇寧套,福建信海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廈門市同安區西環路。 法定代表人:林龍智,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蘇多強,福建衡興明業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中國電信集團工會廈門市委員會,住所地廈門市思明區白鶴路25號。 法定代表人:林景宇,工會主席。 委托代理人:楊式敏、黃若陽, 福建聯合信實律師事務所。 被告:陳小雄,男,漢族,****年**月**日出生,住廈門市思明區。 原告陳秉煌與被告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中國電信集團工會廈門市委員會、陳小雄股權轉讓糾紛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適用普通程序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陳秉煌的委托代理人蘇寧套、被告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蘇多強、被告中國電信集團工會廈門市委員會的委托代理人楊式敏及黃若陽、被告陳小雄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陳秉煌請求判令:1、確認被告以原告名義與陳小雄于2005年8月15日就原告所持被告18011股份所簽訂的股份轉讓協議無效;2、判令被告將陳秉煌所享有的股權(18011股)變更登記至陳秉煌名下;3、本案訴訟費由被告承擔。事實與理由:2001年至2002年, 廈門郵電縱橫集團有限公司改制為”廈門郵電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注冊資本為人民幣(幣種,下同)5000萬元,折合5000萬股,每股面值壹元,全部股份由1878位自然人股東持有,公司改制前原股東中國電信集團工會福建省廈門市委員會將所持有的股權按原出資比例直接量化給電信工會社團的1741位自然人(含原告陳秉煌)。同時,原告陳秉煌作為公司發起人之一,在《發起人名冊》與《發起人協議書》附件之《發起人簽章》上簽字,序號為1726號,持股18011股,占比0.0360%。2003年3月27日,被告申請變更名稱為”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即被告現用名稱。2017年,原告陳秉煌得知,其所持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股份(18011股)于2005年8月15日以每股1.58元被轉讓給另一自然人股東陳小雄,轉讓方有加蓋中國電信集團工會福建省廈門市委員會印章。原告陳秉煌對該轉讓行為不知情亦不追認。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一條的規定,無權處分他人財產,未經權利人追認或者訂立合同后未取得處分權的,合同無效,故未經原告陳秉煌追認的股權轉讓行為無效。從2001年12月31日原告陳秉煌持有被告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股份開始,被告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從未向原告陳秉煌分配公司利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的規定,公司彌補虧損和提取公積金、法定公益金后所余利潤,股份有限公司按照股東持有的股份比例分配,公司章程亦有相應規定。被告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未按原告陳秉煌持股比例分配利潤已侵害原告的合法權益。 被告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辯稱,一、本案系股東之間、股東與非股東之間因股權轉讓協議效力而發生的股權轉讓合同糾紛,被告非適格的訴訟主體。股權轉讓糾紛包括股權轉讓侵權糾紛和股權轉讓合同效力及履行糾紛。股份轉讓侵權糾紛指公司違反法律或公司章程規定限制股東轉讓股權的,或者以股東會決議或董事會決議強制轉讓股權或強行代轉讓方決定股權轉讓價格、付款時間或其他條件的,權利受侵犯的股東可以公司為被告提起侵權之訴。股權轉讓合同效力糾紛指股權轉讓合同的受讓方與轉讓方就股權轉讓合同的效力發生的糾紛。前者應當以公司為被告,后者應當以股權轉讓合同的受讓方和轉讓方為訴訟主體。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因合同的效力及履行發生爭議的,訴訟主體應當是合同的相對方。原告所訴的是股權轉讓合同效力糾紛,該合同相對方是公司的股東,而非被告。被告作為股權轉讓行為的標的公司,不是股權轉讓行為的轉讓方,亦非股權轉讓行為的受讓方;對于股權不享有處分權,實際上也沒有對原告的股權進行處分。并且在股權轉讓過程中,被告不存在侵害原告的事實,原告也沒有證據證明被告在股權轉讓過程中存在任何的過錯。所以原告起訴被告沒有任何事實及法律依據。二、本案中的股權轉讓協議合法有效。據查,被告公司第一次發生股權轉讓時,1878名自然人股東均授權中國電信集團工會福建省廈門市委員會(下稱”電信工會”)全權代理股權轉讓,該1878名自然人股東均簽訂了書面授權委托書。首先,書面授權委托書是真實合法有效的,原告作為最初的1878名自然人股東之一,也是書面授權電信工會全權代理其股權轉讓事宜,原告不可能成為唯一的例外。其次,電信工會作為合法且具有獨立民事責任能力的組織,其文件本身具有很強的公信力。電信工會得到原告特別授權后對涉案股權轉讓協議簽字蓋章,該份股權轉讓協議無論是表面真實性還是內容的合法性均是符合法律規定,是真實合法有效的。三、原告訴求要求被告將股權變更至原告名下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1.原告已經喪失股東資格。原告簽訂《特別授權書》授權電信工會全權處理其股權轉讓事宜,該《特別授權書》合法有效,其授權行為體現了原告真實的意思表示。涉案股權轉讓協議由被授權人電信工會簽字蓋章,電信工會在得到原告合法有效授權的情況下與第三人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亦是合法有效的。同時股權轉讓事宜已經向工商局登記備案,且涉案股權已經數十次轉讓,原告已經喪失股東資格,不再享有股東權利。2.被告不持有原告的股權,如何能處分自己沒有處分權的股權?被告是股權轉讓行為的標的公司,對于股東的股權不享有任何處分權,無權對股東的股權隨意進行變更登記,更無權將不屬于自己也未曾占有的股權返還給原告。退一萬步,即使被告有權利處分股東的股權,但是原告的股權已經發生轉讓達十一次之多,每次股權轉讓均有股權轉讓協議并支付了相應的股權轉讓對價,且每次股權轉讓均向工商局進行了股權變更登記,現在根本無法厘清原告的股權到底在誰手里,也無法逐個向發生股權轉讓的股東、前股東進行追索返還。3.原告并未繳納股份認購資本金。首先,根據發起人協議約定,發起人必須按照其認購股份及認繳方式繳納股金,但原告自己承認且實際上也未繳納分文股本金;其次,根據公司法規定,對于未繳納出資的發起人,已經出資的股東可以要求其承擔違約責任,同時公司可以通過股東會決議或公司章程對其股東權利作出限制直至除名。原告自始至終沒有繳納任何出資,其無權主張股東權利。四、本案已經超過訴訟時效。因合同無效而產生的返還股權份額或賠償損失請求權,屬于請求權的范疇,為促使當事人及時行使權利并維護民事秩序的穩定,應適用訴訟時效期間的規定。2016年12月6日,被告對原告進行了約談并作了《訪談筆錄》,原告自己承認其沒有繳納分文股本金的事實,同時也表示其自2002年即被通知無股份。既然原告以股東的身份訴求其股東權利,那么自2002年知道其股東權利受到侵害至今15年之久的時間已明顯超過訴訟時效。退一萬步講,即使原告2002年對于其股東權利受侵害的事實不知情,但作為集團公司的股東,在長達15的時間里沒有參與任何分紅也未向公司主張過任何股東權利,若其對股權轉讓事宜不知情明顯有悖常理,故原告的訴訟請求明顯超過訴訟時效,其所有的主張不應被法院支持。五、本案發生的背景及目的分析:原告沒有繳納分文股本金,自2002年截至起訴前沒有向被告主張過任何股東權利。在長達15年的時間里,一個股東若對自己的股東權利不聞不問是不可想象也是有悖常理的。然而,在被告籌備上市的緊要關頭,原告突然冒出來向被告主張股東權利了:2017年2月20日,原告委托律師致函給被告要求確認其股東資格并辦理股東變更登記手續,同時要求被告支付自2002年至今應得利潤及利息。被告作為對股東負責任的大公司,對于任何涉及到股東利益的事情均會慎重對待,特主動找原告了解情況,原告竟口頭提出要求被告賠償其25萬,否則法庭見!被告斷然拒絕其不合理要求。2017年7月12日,原告致函承擔被告上市保薦及主承銷工作的 太平洋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以其與被告有訴訟案件為由,要求 太平洋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核查并督促被告厘清與原告的股權糾紛。在被告籌備上市的關鍵時刻,原告的為了其自始至終就不享有的利益用盡各種手段,給被告造成嚴重的社會影響及潛在的巨大的經濟損失,被告保留向原告及其代理人主張賠償的權利。綜上,本案訴訟主體錯誤,被告并非適格的訴訟主體;股權轉讓協議合法有效,原告已經喪失了股東資格;被告對于股東的股權不享有處分權,原告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訴求被告變更股權;且本案已經早已超過訴訟時效,原告的訴求不應當得到支持。結合本案發生的前后背景,原告存在惡意訴訟的極大可能,希望合議庭能從事實和法律出發,駁回原告的所有訴訟請求。 被告中國電信集團工會廈門市委員會辯稱,原告追加被告名稱錯誤,屬于被告不明確,應當駁回起訴;原告的訴訟請求超過法定訴訟時效,應當駁回起訴;原告書面委托代理人辦理股份轉讓事宜,代理人在代理權限蓋章簽署《股份轉讓協議》,協議合法有效,原告主張代理人無權處分與事實不符,應予以駁回。 被告陳小雄辯稱,協議上有原告名字但原告陳述其于2017年得知股權情況存在時間矛盾;原告在起訴時并未找過陳小雄核對材料等事項,陳小雄無需作為第三人出現;協議對陳小雄無效,而原告明知股權情況。 經審理查明,2001年8月20日, 廈門郵電縱橫集團有限公司召開股東會并形成《股東會決議》,該決議載明:股東一致同意將 廈門郵電縱橫集團有限公司通過股份制改造變更發起設立為股份有限公司,以 廈門郵電縱橫集團有限公司作為牽頭單位負責協調各方工作;股權設置方案為由電信工會社團擁有縱橫集團95%股權計7600萬元,電信員工擁有47.5%的股權,實際出資為3800萬元。現將電信工會社團擁有縱橫集團的股權按原出資比例還原給電信工會社團的1741位投資人,使電信工會社團投資人以自然人身份成為改制后縱橫集團的股東,電信工會社團退出縱橫集團股權結構;改制后的公司將形成1878位自然人作為發起人組成的股東結構。2002年4月9日, 廈門郵電縱橫集團有限公司獲得變更設立為廈門郵電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同意批復。2001年12月,廈門郵電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籌)形成《發起人協議書》,陳小雄在該協議書簽字。在 廈門中興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復制的《廈門郵電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發起人名冊》中有陳秉煌、陳小雄簽字。2005年1月21日,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召開股東會會議形成《股東會決議》,該會議審議通過《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改革方案》議案、《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股份轉讓事項》議案等。該公司董事會形成并制作了《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股份轉讓方案》,載明:公司股份共5000萬股,轉讓股份價格1.58元、計67979141.31元等內容。 此后,陳秉煌等股東向中國電信集團工會廈門市委員會(原名稱為中國電信集團工會福建省廈門市委員會)出具《特別授權委托書》將股權轉讓事宜授權該委員會全權代理。其中,陳秉煌出具的《特別授權委托書》載明:本人陳秉煌(身份證號碼),合法持有廈門郵電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人民幣普通股18011股(出資證明書編號1726),現特別授權中國電信集團工會福建省廈門市委員會代表本人簽署有關的協議和文件,全權代理轉讓本人擁有的上述股份。代理人全權決定轉讓價格、數量等所有事項。陳秉煌在”授權人”一欄簽字。2005年8月15日,原告陳秉煌作為轉讓方、被告陳小雄作為受讓方、被告中國電信集團工會廈門市委員會(原名稱為中國電信集團工會福建省廈門市委員會)作為丙方簽訂《股份轉讓協議》一份,約定:鑒于甲方合法持有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股份18011股,出資證明書編號為1726;甲方同意將股份轉讓給乙方,乙方同意受讓;轉讓價為每股1.58元,合計為28457.38元;價款支付時間另行約定;甲方承諾轉讓的股權不存在擔保等可能引起所有權糾紛的任何事項;協議簽訂后,《出資證明書》的原件經背書”本人同意轉讓”字樣并簽字后交給乙方,雙方共同配合辦理變更登記手續;本協議經丙方見證后對雙方具有強制的約束力。陳秉煌在前述協議落款處的”甲方”一欄簽名、中國電信集團工會廈門市委員會在”甲方”、”丙方”一欄均加蓋其原印章”中國電信集團工會福建省廈門市委員會”、陳小雄在”乙方”一欄簽名。2005年8月21日,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召開股東代表大會并形成《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2005年臨時股東代表大會決議》,更換了公司董事。同日,新一屆董事會成員召開董事會會議并形成《董事會決議》。此后,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正常經營。2017年6月1日,原告陳秉煌以《股份轉讓協議》未經其追認應當無效為由向本院提起訴訟,訴訟請求如上所述。 在本案審理過程中,原告陳秉煌申請對《股份轉讓協議》上陳秉煌的字跡是否系其本人所寫進行鑒定。被告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申請對《特別授權書》上陳秉煌的字跡是否系其本人簽署進行鑒定。本院依法委托福建歷思司法鑒定所就《特別授權書》上陳秉煌的字跡是否系其本人簽署進行鑒定,該所于2017年11月29日做出《司法鑒定意見書》,其鑒定意見為:送檢的《特別授權委托書》中落款處”陳秉煌”的簽名筆跡是陳秉煌本人所寫。 庭審中,原告陳秉煌提出,其是發起人,員工,從未簽過股權轉讓協議,也沒有簽過授權委托書,委托書上簽名不是其本人所簽;直到2017年縱橫集團要上市,通知原告去簽一份確認書才知道,知道后就沒簽確認書;原告一直認為公司在擴大經營沒有分紅,公司也從未通知分紅,不知道有分紅;陳小雄答辯的意見已經非常明確,他沒有受讓股權,沒有在股權轉讓協議上簽字,可以表明陳小雄跟陳秉煌沒有任何轉讓關系;《特別授權書》格式不符,沒有明確時間,授權尚未生效、成立,且既然有特別授權書就無需在股權轉讓協議上再進行”陳秉煌”的簽字,并且股權協議并非是陳秉煌的簽字,鑒于陳小雄對簽字的否認,應當責令陳小雄出庭質證或對其筆跡進行鑒定以辯真偽;股權轉讓協議上的簽字不是陳秉煌本人,原告沒有在第一次庭審后限定7內提交相應的申請,當天選定鑒定機構的時候,原告本人過來沒有再次提出針對陳秉煌是否在股權協議書上的簽字進行鑒定,鑒定分開進行。被告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則認為,陳小雄是他簽的,陳秉煌也是他簽的,訟爭協議出具以后,陳小雄名下的股份轉了11次多,現在不知道在誰名下,份額完全發生變更;股權轉讓協議有效,沒有必要鑒定,客觀上他們也沒有在鑒定時候提出,股權轉讓行為經過了合法的授權,電信工會有權處分原告的股權。被告中國電信集團工會廈門市委員會則認為,其代原告簽署的股份轉讓協議合法有效,且據悉陳小雄已經把股權轉讓給案外人。 上述事實,有原告陳秉煌舉示的 廈門郵電縱橫集團有限公司法股東會決議(20010820)、《關于同意” 廈門郵電縱橫集團有限公司”變更設立為”廈門郵電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批復》、公司變更登記申請書、發起人協議書及發起人名冊、關于廈門 縱橫集團有限公司股權變更申請、公司變更登記申請、《股份轉讓協議》、公司年檢報告書和審計報告、內資公司基本信息,被告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舉示的特別授權書、特別授權書、《股份轉讓協議》、出資證明、工商變更檔案、律師函等證據以及庭審筆錄在案為證,經庭審當庭舉證,質證,并經本院審核,可予以認定。 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本案中,原告陳秉煌主張《股份轉讓協議》無效,認為其未簽過《股份轉讓協議》也沒有簽過《特別授權書》,《特別授權書》上簽名不是其本人所簽。但《特別授權書》上的”陳秉煌”簽字經福建歷思司法鑒定所做出《司法鑒定意見書》認為:送檢的《特別授權委托書》中落款處”陳秉煌”的簽名筆跡是陳秉煌本人所寫,該鑒定程序符合法律規定,《司法鑒定意見書》經各方當事人發表質證意見,鑒定結論足以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即原告陳秉煌出具的《特別授權書》真實、有效,被告中國電信集團工會廈門市委員會(原名稱為中國電信集團工會福建省廈門市委員會)有權代表陳秉煌簽署有關協議和文件、轉讓陳秉煌所持有的股份、決定轉讓價格、數量等所有事項,被告中國電信集團工會廈門市委員會(原名稱為中國電信集團工會福建省廈門市委員會)在《股份轉讓協議》上蓋章確認的行為后果應由陳秉煌承擔,即《股份轉讓協議》的法律后果由陳秉煌承擔。同時,原告陳秉煌亦在《股份轉讓協議》上簽字,其主張該簽字并非其本人簽字確認,但并未能提交充分的證據加以證實其主張,即使該簽字并非其本人所簽也不能否認其已經授權委托中國電信集團工會廈門市委員會(原名稱為中國電信集團工會福建省廈門市委員會)處理股權轉讓事宜而應承擔的法律后果。綜上,原告陳秉煌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認可,依法應予以駁回。被告 廈門縱橫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被告中國電信集團工會廈門市委員會的抗辯意見具備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予以采納。 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第五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陳秉煌的全部訴訟請求。 本案案件受理費人民幣50元,由原告陳秉煌負擔,款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五日內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福建省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 徐麗碧 
人民陪審員 張碧卿  顏美麗 
二〇一八年一月十日 
書記員 員呂宜凡
腾讯分分彩在线计划app 期货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新疆时时彩 中国股票指数分类 六合配资 海南飞鱼 日本女优电影免费下载 股票开户国泰君安 重庆幸运农场 新时时彩 工商管理考研科目有哪些 福州股票配资·杨方配资靠谱 E策略配资 韩国快乐8 山西泳坛夺金 口碑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生肖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