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在线计划app|下载官方腾讯分分彩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正文

文章正文XINGTAO.CN

鄧文輝、湖南眾智工程咨詢有限公司股東資格確認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發布日期:2020-01-15 點擊量:92次 來源:www.pkulaw.cn
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9)湘01民終597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鄧文輝,女,漢族,1970年4月14日出生,住長沙市雨花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丹,國浩律師(長沙)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龍,國浩律師(長沙)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湖南眾智工程咨詢有限公司,住所地長沙市天心區新姚南路200號桂花園第2、4幢302、314、501-509房。 法定代表人:程秋,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牛志雄,湖南人和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程秋,女,漢族,1979年8月2日出生,住長沙市雨花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牛志雄,湖南人和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鄧文輝因與被上訴人湖南眾智工程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眾智公司、程秋股東資格確認糾紛一案,不服湖南省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以下稱一審法院(2018)湘0103民初5391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鄧文輝上訴請求:1、撤銷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湘0103民初5391號民事判決書;2、依法確認鄧文輝享有眾智公司30萬元出資對應的股權;3、依法判令眾智公司、程秋配合鄧文輝辦理相關工商變更登記手續,恢復鄧文輝所持有的眾智公司出資30萬元的股權;4、本案一審、二審訴訟費用由眾智公司、程秋承擔。主要事實和理由:一、一審法院排除原始證據的證明力,錯誤地認定事實,所認定事實缺乏證據。一審法院認為公司設立時的工商登記資料“不反映股東之間的實際出資和股東權利”是錯誤的。工商登記資料包括繳款憑證、驗資報告、發起人協議、公證書等文件,由包括鄧文輝在內的11名原始股東平等協商、自愿簽署并經過公證的,文件關于出資、股東資格的約定對公司股東具有約束力,完整地反應原始股東在公司成立時的真實意志。除工商登記資料以外,公司11位原始股東之間并沒有簽訂其他股權協議,也沒有為他人代持股份。也就是說,工商登記資料是準確、全面的反映真實股東關系的唯一資料,與本案關聯極大。眾智公司對于工商登記的股權存在異議,但是并沒有提供證據證明所謂“實際出資和股東權利”,法院應當確認原始工商登記資料的證明力。一審法院無合理理由排除工商登記資料事實的認定,違反證據規則。二、一審法院認定鄧文輝沒有履行出資義務,與事實不符。1、鄧文輝已履行了自己的出資義務,鄧文輝已經將18萬元投資款存入公司賬戶并辦理了驗資,有銀行征詢函、驗資報告為證。鄧文輝履行出資義務之后,不再負有向公司支付投資款的義務。2、鄧文輝以借貸資金作為出資并不違法,這筆借貸資金以鄧文輝個人名義存入公司賬戶,相應借款應當視為股東個人借款。鄧文輝沒有與他人簽訂代持協議,事實上也沒有為他人代交出資或代持股份。鄧文輝成立公司出于自愿,在借款之前已現金繳納部分投資款,且鄧文輝有能力參加公司經營管理和償還個人借款,并已實際參與了公司的經營管理。因此,鄧文輝是眾智公司事實上的股東,18萬出資是個人出資,相應借款是個人借款。鄧文輝個人債務尚未結清或存在爭議,不影響鄧文輝的股權。庭審中,眾智公司聲稱已替鄧文輝償還這筆款項,卻并未提交任何還款的憑證。即使眾智公司提交還款憑證,眾智公司也不能以鄧文輝的投資款抵銷個人債務。三、一審法院認定鄧文輝按照1.2萬元分取紅利是錯誤的,缺乏事實依據。自2004年成立以來,眾智公司向鄧文輝發放分紅的的實際金額、比例、標準模糊不清,一審法院并沒有予以查明。眾智公司所謂的分紅,存在以下幾點問題:第一、公司成立于2004年,眾智公司僅提交了2011年、2012年、2013年、2014年的銀行流水,沒有提交2005年、2006年、2007年、2008年、2009年、2010年的付款憑證,無法證明鄧文輝一直按照1.2萬元領取分紅。第二、眾智公司提交的銀行流水,僅能證明雙方之間的款項往來。鄧文輝對于這筆款項的性質、用途均存在異議,而且相關款項作為公司分紅沒有經過股東會決議,系眾智公司實際控制人李柏林單方面要求財務發放。眾智公司沒有其他證據證明該筆款項屬于公司分紅,法院根據這組證據做出事實認定違反證據規則,認定鄧文輝按照1.2萬元領取分紅存在錯誤。第三、眾智公司提交的《2014公司學院股東分紅一覽表》從形式上看,表格缺肖某蓉、程秋、龍美華等股東的實際投資和分紅金額,沒有包含公司全部股東的分紅情況,不構成鄧文輝對于公司分紅方案的認可;從內容上看,分紅金額以“實際投資”的20%為標準計算,這是計算債務利息的方式,違反《公司法》關于“公司股東根據實繳的出資比例分取紅利”的規定。同時鄧文輝在眾智公司提交的《2014公司學院股東分紅一覽表》的簽字時間為2015年3月,并在《2014公司學院股東分紅一覽表》簽名的旁邊簽了具體日期,“退股”二字不是本人簽置,也沒有簽退股協議,鄧文輝從未見過《退出和持有公司股份確認一覽表》。因此,鄧文輝認為該表格是鄧文輝領款的憑證,不構成對于實際出資、分紅方案的認可。第四、眾智公司未依法分配紅利,侵犯了鄧文輝合法的股東權益;故意隱瞞分紅實情,眾智公肖某蓉、程秋及案外人龍美華的分紅依據、分紅金額從未公布,即擅自發放所謂分紅,侵犯了鄧文輝的股東知情權。眾智公司長期、持續性地侵犯鄧文輝的股東權利,鄧文輝對侵權行為提出異議,但是均由眾智公司以領導談話等強制手段壓制,導致沒有成功制止眾智公司的侵權行為。鄧文輝遭受的侵權結果,不構成鄧文輝對股東權利的放棄。一審法院認為鄧文輝按照1.2萬實際出資領取分紅缺乏事實依據,據此倒推認定鄧文輝僅實際出資1.2萬元是錯誤的。四、一審法院認為鄧文輝已實際退出公司、已實際退出股權違反法律規定,是錯誤的。公司股東權利法定,股東權利一旦成立,不會因為沒有參與公司經營和享受股東分紅而喪失股權。一審法院認為鄧文輝沒有繼續參與公司決策管理和分紅而喪失股權違反法律規定,是錯誤的。五、一審法院認為眾智公司回購股權行為合法、有效缺乏事實依據,并且適用法律錯誤,損害了鄧文輝的合法權益。1、一審法院適用公司注冊資本維持原則,認為眾智公司回購股權并分配給其他股東的的行為合法、有效,是適用法律錯誤。公司注冊資本維持原則是為保護公司注冊資本,要求股東出資后不得抽回出資,因此《公司法》嚴格限制公司回購股東股權的條件。眾智公司在鄧文輝不知情的情況下回購鄧文輝股權不符合法定條件,也不符合法定程序。眾智公司違法回購股東股權,恰恰違背了公司注冊資本維持原則。一審法院明顯存在適用法律錯誤。2、一審法院認定眾智公司回購股權、分配其他股東缺乏事實依據。眾智公司回購股權之后,并沒有實際分配給其他股東。眾智公司于2014年12月回購鄧文輝股權,是否進行了分配?是否代持?是否經過其他股東的同意?一審法院均沒有予以查明,即認為眾智公司將股權分配其他股東行為合法、有效,缺乏事實依據。3、眾智公司股權回購行為損害了鄧文輝合法的股東權利。公司非法定理由、程序收購鄧文輝股權。鄧文輝不同意退股,眾智公司采取領導單獨談話方式強迫眾智公司退股。若鄧文輝有意退股,依法有權以股權轉讓方式,以合理的價格轉讓股權依法退出公司。但是眾智公司違規收購股權,剝奪了鄧文輝的股東權利,損害了鄧文輝的合法權益。六、本次訴訟根本原因分析。鄧文輝與其他原始股東均是湖南交通職業技術學院老師,自愿成立眾智公司,并積極參與了公司的經營管理。公司各股東本應按照出資額承擔責任,按出資比例享受分紅。但在公司的實際經營過程中,公司的主營業務發生了從學生培訓到社會業務承攬的變化,公司股東兼執行董事李柏林逐漸認為公司業務是個人業務、公司資產是個人資產,不再尊重其他股東的權利,對公司股東權利區分對待,一再作出侵犯鄧文輝股東知情權、收益權的行為。2014年,中央要求學校黨政干部、教職員工不得參與社會兼職。李柏林將個人股份轉由其配肖某蓉代持,卻要求其他同為學院老師的股東退出公司,以達到將公司個人化的目的。眾智公司清退鄧文輝及其他股東的出資逾126萬元,超過當時公司股本31.5%。但是,如此重大的資產變更事宜,眾智公司并未召開股東會討論、決議,而是以私下“一對一”的領導談話方式要求鄧文輝簽署退股協議。鄧文輝未簽訂退股協議,眾智公司違背鄧文輝真實意思,偽造簽字辦理股權變更登記。眾智公司一系列操作脅迫鄧文輝意志、侵犯鄧文輝權益,是否隱藏其他違法違規行為損害鄧文輝利益?是本案發生的直接原因。 眾智公司、程秋辯稱:一、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1、鄧文輝在眾智公司的實際出資自始至終均為人民幣1.2萬元。鄧文輝的上訴理由中均提出:眾智公司設立時的原始工商登記資料是“準確、全面的反映真實股東關系的唯一資料,與本案關聯極大”,眾智公司對工商登記的股權存在異議,“但并未提供證據證明所謂實際出資和股東權利”,鄧文輝全盤否認眾智公司提供的全部證據,卻又不能舉證證明自己的主張。本案原審過程中眾智公司提交的經由長沙市麓山公證處公證的李柏林持有的移動硬盤中的《湖南眾智工程咨詢有限公司股東出資表》、眾智公司成立時出納趙彩霞的證人證言、眾智公司2011至2013年辦公室干事譚曉敏的證言、分紅發放表及轉款憑證、眾智公司2013、2014年股東分紅發放人雷云梅的證言及相關轉款憑證、經各股東簽署的《公司2014年學院股東分紅一覽表》、《退出和持有公司股份確認一覽表》、《公司收回學院股東收據情況清單》、鄧文輝自愿簽署的收條、領款憑證或《股權退出協議》及時任執行董肖某蓉銀行匯付交易憑證、鄧文輝2017年7月15日向天心區法院出具的證言均明確記載了鄧文輝在眾智公司的實際出資均為人民幣1.2萬元,也證實了直至鄧文輝退出眾智公司時止,鄧文輝在眾智公司的實際出資均為人民幣1.2萬元,并都是按各自實際出資1.2萬元享有股東權利,獲取分紅。本案原審庭審過程中鄧文輝均承認:在眾智公司設立時各自僅實際繳納現金1.2萬元。這與眾智公司提供的上述證據中內容完全一致。原審庭審過程中,鄧文輝均承認:眾智公司成立時各股東工商注冊登記中18萬元投資款中其余的16.8萬元系借款,但直至各股東股權退出,該16.8萬元都并未由其個人償還。自眾智公司成立至各股東股權退出,沒有任何證明鄧文輝個人借款投資或“委托籌借”及其個人償還16.8萬元的證據,鄧文輝沒有提供任何以其個人名義替眾智公司承擔16.8萬元債務的證據,也沒有提供各股東與眾智公司確認該16.8萬元投資款為各股東個人債務的證據。簡而言之,鄧文輝自始至終均未支付或償還其工商注冊登記中的16.8萬元投資款,也未以任何形式確認或承擔該部分個人債務。當然更不可能提供任何證明鄧文輝各自以18萬元投資款享有眾智公司股東權利,獲取分紅的證據。現鄧文輝主張16.8萬元是其個人債務,“個人債務尚未結清或存在爭議,不影響鄧文輝的股權”,該觀點罔顧事實,嚴重違背誠實信用原則,顯然不能成立。眾智公司設立時,李柏林以個人名義籌借180萬元并歸還,并非全體股東委托籌借,李柏林及眾智公司自始至終都不存在要求確認該借款為包括鄧文輝在內的各股東的個人債務的意思表示或行為,也從未要求鄧文輝償還或承擔。事實上,鄧文輝退出眾智公司時,均未對該16.8萬元投資款及其對應的股權歸屬提出過任何異議。現在上訴時卻自認債務主張股權,明顯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2、鄧文輝自愿簽署協議退出眾智公司并收取了股本金或股權退讓金,此后不再參與公司管理及分紅,退出眾智公司均為鄧文輝真實意思表示。鄧文輝并未提出任何異議,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上述鄧文輝的退出是在受強迫之下實施的。鄧文輝已自愿退出眾智公司并收取了股權退讓款,鄧文輝均已不再具有眾智公司股東資格。3、2009年7月,因申報甲級工程造價咨詢企業資質的需要,為達到出資人中注冊造價師人數及其出資額均不低于出資總人數及注冊資本總額的60%的相關規定,眾智公司進行內部股權結構調整。鄧文輝自愿在眾智紀字(2009)06號《股東會議紀要》上簽字,除鄧文輝外均按照股東會決議要求將各自所持眾智公司股權轉讓給他人。眾智公司本次股權結構調整后,注冊資本金并未減少,對眾智公司的債權人的利益也未造成影響或損害。一審法院對本案事實認定清楚,應予維持!二、一審法院適用法律正確,鄧文輝的上訴理由均不能成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 若干問題的規定(三)》第二十二條規定:當事人之間對股權歸屬發生爭議,一方請求人民法院確認其享有股權的,應當證明以下事實之一:(一)已經依法向公司出資或者認繳出資,且不違反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二)已經受讓或者以其他形式繼受公司股權,且不違反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在查明案件事實的基礎上,一審法院對包括上述規定在內的相關法律條文的理解和適用,是完全正確的,判決結果客觀公正,依法應予維持。鄧文輝在眾智公司中的實際出資均為1.2萬元,且自始至終均以1.2萬元享有股東權利,獲取分紅,早已合法退出公司并收取股權退讓款,不再具有眾智公司股東資格。眾智公司回購股權并分配給其他股東的行為并未違反公司注冊資本維持原則,也未違反法律或行政法規的禁止性規定,合法、有效。一審法院在法律適用上并無不當,因此,鄧文輝的上訴理由是不成立的。 鄧文輝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確認鄧文輝享有眾智公司出資30萬元的股權;2、判令眾智公司、程秋配合鄧文輝辦理相關工商變更登記手續,恢復鄧文輝所持有的眾智公司出資30萬元的股權;3、本案訴訟費用由眾智公司、程秋承擔。 一審法院認定:2004年,李柏林等20余名湖南交通職業技術學院工程經濟學院的教師共同發起成立眾智公司,注冊資本200萬元人民幣,法定代表人李柏林,工商登記注冊的股東為李柏林、鄧文輝、李常春、蔣豐偉、鄧文輝、劉先法、袁明、鄧文輝、張俊、曾健如、肖顏11人,其中鄧文輝的工商登記出資額為現金18萬元、出資比例為9%。2009年,眾智公司為申請甲級工程造價咨詢企業資質,對工商登記中的股權及出資比例進行變更以提高注冊造價師人數比例及出資額比例,其中將張俊、肖顏名下股權通過《股東股份轉讓協議》的形式變更至鄧文輝名下,變更后的工商登記股東變為李柏林、鄧文輝、朱厲欣、易紅霞、孟慶紅、袁明,其中鄧文輝股權出資額登記為30萬元,變更后的6名股東簽字《證明》1份,表示工商登記注冊相關資料均為工商及相關主管部門提交資料,實際入資所占股份與上述材料信息無關。2013年12月9日,眾智公司變更注冊資本為400萬,新增龍美華為工商注冊登記股東。2014年9月,湖南交通職業技術學院按照中共中央組織部《關于進一步規范黨政領導干部在企業兼職(任職)問題的意見》中關于“現職和不擔任現職但未辦理退(離)休手續的黨政領導干部不得在企業兼職(任職)”的規定,要求李柏林等同時任職湖南交通職業技術學院教師的股東退出眾智公司。2014年10月,李柏林退出眾智公司,其股東資格及法定代表人職務均變更為其配肖某蓉。2014年12月25日,鄧文輝簽訂了《股權退出協議》,自愿將所持有的眾智公司股權以1.8倍價格即2.16萬元退還給公司,相應股權由眾智公司收回重新分配,其不再與公司存在權利與義務關系。次日,眾智公司通肖某蓉賬號向鄧文輝銀行賬號轉賬2.16萬元。鄧文輝后在《退出和持有公司股份確認一覽表》上注明“退出”并簽字確認。2015年12月21日,工商注冊登記的股東變更肖某蓉、龍美華、程秋。2016年,原工商注冊登記中的股東袁明提起訴訟,請求恢復袁明在工商登記中的股權信息,該項請求得到支持且判決已生效,但尚未進行工商注冊變更登記。 一審法院另認定:在本案審理過程中,鄧文輝當庭陳述在公司成立時各發起人共籌資20萬元,公司注冊資本中的180萬元系全體出資人委托李柏林籌集,其名下出資的18萬元中本人出資1.2萬元,余款16.8萬元并未由其個人償還。另根據眾智公司提交的轉賬記錄及分紅表,鄧文輝在2011年、2012年、2014年均按照出資1.2萬元的標準參與分紅。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系股東資格確認之訴,并非實體法意義上的請求權范疇,不應適用訴訟時效的規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第二十二條“當事人之間對股權歸屬發生爭議,一方請求人民法院確認其享有股權的,應當證明以下事實之一:一已經依法向公司出資或者認繳出資,且不違反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二已經受讓或者以其他形式繼受公司股權,且不違反法律法規強制性規定。”本案中鄧文輝為證明自己享有眾智公司出資30萬元的股權,提交了來源于公司注冊登記資料中的繳款憑證、驗資報告等證據,但工商登記材料是為了向第三人宣示股東資格,使登記股東就其股東資格獲得對抗第三人的能力,本案系鄧文輝要求確認股東資格糾紛,不涉及外部法律關系,因此應當以是否實際出資以及當事人之間的約定為判斷和處理依據。本案雙方對鄧文輝在公司設立時出資1.2萬元并無異議,雙方爭議的焦點在于其余16.8萬元應否視作鄧文輝的出資。鄧文輝主張工商登記出資中的16.8萬元來源于全體股東委托李柏林以設立中的公司名義舉借的債務且在公司成立后以公司資金償還進而主張該部分亦為其出資,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八條“股東應當按期足額繳納公司章程中規定的各自所認繳的出資額。股東以貨幣出資的,應當將貨幣出資足額存入有限責任公司在銀行開設的賬戶;以非貨幣財產出資的,應當依法辦理其財產權的轉移手續”的規定,鄧文輝作為公司發起人之一,應以其自身財產繳納出資,即使該筆款項16.8萬元確系眾智公司在設立過程中籌借的資金,鄧文輝亦應其在以個人名義向公司承擔相應債務后方可視為其實際出資,但其并未提交證據證明其就該筆款項確認為個人債務,亦未能提交證據證明其就該筆出資享受過分紅等股東權利,其將該部分款項主張為自己的出資顯然缺乏依據,故一審法院認定鄧文輝在眾智公司成立時的實際出資應為1.2萬元。鄧文輝以工商注冊登記存檔的《股權轉讓協議》主張其在2009年8月受讓了12萬元股權,但根據其簽字的《證明》,該次表示工商登記注冊相關資料均為工商及相關主管部門提交資料,實際入資所占股份與上述材料信息無關,同時其亦未提交證據證明其對新增的登記股權實際支付了對價,故一審法院認定鄧文輝在眾智公司的實際出資仍為1.2萬元。此后,鄧文輝于2014年12月因“現職和不擔任現職但未辦理退(離)休手續的黨政領導干部不得在企業兼職(任職)”的規定,簽訂《股權退出協議》同意按照1.8倍價格將持有的1.2萬元股權退給公司后不再與公司存在權利義務關系,隨后其領取股權退讓款2.16萬元并在《退出和持有公司股份確認一覽表》上簽字確認退出公司。鄧文輝主張該《退出和持有公司股份確認一覽表》上簽名系偽造,但經一審法院釋明后其表示不申請對簽名真實性進行鑒定,因其未能提交其他證據證明該簽名確系偽造以反駁眾智公司等的抗辯主張,結合其在此后不再參與公司管理及分紅的情況,一審法院認定退出公司是其真實意思表示。眾智公司通過回購鄧文輝股權再轉讓給其他股東的方式對鄧文輝股權進行處置,不違反公司注冊資本維持的基本原則也未損害第三人的合法權益,行為合法、有效,故一審法院認定鄧文輝已于2014年12月退出公司,不再具有股東資格。盡管此后眾智公司為滿足公司變更登記所需文件的要求,冒充鄧文輝簽名制作了相關文件,但并未改變鄧文輝與眾智公司達成全部股權由眾智公司收購的事實,況且鄧文輝本身就有義務協助眾智公司辦理相關變更登記,眾智公司違反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有關股權變更登記手續規定的行為,與鄧文輝股東資格的確定已無直接關聯性,不能因此確認鄧文輝仍具有眾智公司股東資格。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八條、第三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 若干問題的規定(三)》第一條、第二十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駁回鄧文輝的全部訴訟請求。本案案件受理費80元,由鄧文輝承擔。 本院二審期間,鄧文輝提交如下證據:證據一《關于眾智公司機構設置及負責人任命的通知》,證據二《關于派遣專業教師參加二廣高速預算評審的請示報告》,證據三《公司部門及工作人員一覽表》,證據一、二、三共同擬證明張曉妮參加了公司的經營管理。證據三擬證明蔣豐偉參加了公司的經營管理。 眾智公司、程秋對鄧文輝提交的上述證據質證認為:1、對證據一、二、三的三性不予認可,證據一、二無原件核實,不屬于訴訟法中新證明的范疇,僅顯示只有張曉妮一人擔任了公司的部門技術負責人,也沒有她從事任何管理的證明。證據三無公司蓋章。2、僅為工作上的安排,并沒有履職安排。三樣證據僅僅是工作安排,與本案股權確認無關。 本院對鄧文輝提交的上述證據經審查認為:證據一、二鄧文輝未提供原件核供核對,本院不予采信。證據三沒有眾智公司及相關人員簽章,本院不予采信。 眾智公司、程秋本案二審中未提供新的證據。 本案二審審理查明:2015年12月16日,眾智公司遂召集股東朱厲欣、龍美華肖某蓉、易紅霞、孟慶紅、鄧文輝召開股東會議,作出“同意股東鄧文輝將其所持公司7.5%的股權(股金30萬,實繳資本30萬)以30萬元轉讓給程秋,鄧文輝退出公司”等決議,朱厲欣、龍美華肖某蓉、易紅霞、孟慶紅、鄧文輝、程秋在該次《股東會議紀要》上簽名。同日,鄧文輝與程秋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約定鄧文輝所持眾智公司7.5%的股權(股金30萬,實繳資本30萬)以30萬元轉讓給程秋。 本案二審審理查明的其他事實與一審查明的事實一致。 本院認為,根據雙方當事人發表的訴辯意見,本案爭議焦點為:鄧文輝請求確認其享有眾智公司30萬元出資對應的股權并恢復其眾智公司30萬元股權的工商登記應否支持。對此,分析如下: 本案中,鄧文輝實際向眾智公司出資為1.2萬元,該款已由鄧文輝于2014年12月按1.8倍從眾智公司收回。2014年9月,湖南交通職業技術學院按照中共中央組織部《關于進一步規范黨政領導干部在企業兼職(任職)問題的意見》中關于“現職和不擔任現職但未辦理退(離)休手續的黨政領導干部不得在企業兼職(任職)”的規定,要求時任職湖南交通職業技術學院教師的股東退出眾智公司。鄧文輝隨后簽訂了《股權退出協議》,自愿將所持有的眾智公司股權以1.8倍價格即2.16萬元退還給公司,相應股權由眾智公司收回重新分配,其不再與公司存在權利與義務關系。由此可見,鄧文輝實際向眾智公司出資1.2萬元已經退股,鄧文輝不再享有相應股權。鄧文輝請求確認其享有眾智公司該部分股權缺乏事實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鄧文輝主張原工商登記出資中的16.8萬元來源于全體股東委托李柏林以設立中的公司名義舉借的債務且在眾智公司成立后以公司資金償還進而主張該部分亦為其出資,其應享有相應股權。眾智公司則主張公司設立時李柏林以個人名義籌借180萬元并歸還,并非全體股東委托籌借,李柏林及眾智公司自始至終都不存在要求確認該借款為包括鄧文輝在內的各股東的個人債務的意思表示或行為,也從未要求鄧文輝償還或承擔,故鄧文輝不應享有16.8萬元相應股權。本院認為,應根據“誰出資、誰擔風險、誰收益”的原則認定鄧文輝的請求。經審查,鄧文輝在眾智公司成立時沒有實際出資16.8萬元,鄧文輝在2014年退股后至本案起訴前也沒有承擔16.8萬元債務或表示由其個人承擔16.8萬元債務。故鄧文輝請求確認其享有眾智公司該部分股權缺乏事實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鄧文輝以工商注冊登記存檔的《股權轉讓協議》主張其在2009年8月受讓了12萬元股權,但根據其簽字的《證明》,該次表示工商登記注冊相關資料均為工商及相關主管部門提交資料,實際入資所占股份與上述材料信息無關,同時其亦未提交證據證明其對新增的登記股權實際支付了對價,故一審判決認定鄧文輝在眾智公司的實際出資仍為1.2萬元并無不當,本院對此予以維持。根據查明的事實,鄧文輝簽名確認的2015年12月16日眾智公司會議紀要載明“同意股東鄧文輝將其所持公司7.5%的股權(股金30萬,實繳資本30萬)以30萬元轉讓給程秋,鄧文輝退出公司”等決議,鄧文輝與程秋簽訂了相應《股權轉讓協議》。一審判決認為上述文件系眾智公司冒充鄧文輝簽名存在錯誤,本院予以糾正。一審判決裁判結果正確,本院予以維持。 綜上所述,上訴人鄧文輝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八條、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三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案二審受理費80元,由鄧文輝承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熊曉震 
審判員 李祖湖 
判員 黎藜
 二〇一九年四月四日 
書記員 楊瓊
腾讯分分彩在线计划app p2p投资理财平台该如何选择 000880潍柴重机新闻 赣州期货配资 快速时时彩 青岛啤酒股票分析论文股票分析论文 山西泳坛夺金 福建时时彩 甘肃快三 甘肃快3 票据理财平台哪个好 av会抽搐 三级成人黄色片 日本女优男用 股票配资是什么意思,合法吗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山西泳坛夺金